本单位完成《2020年新疆煤化工行业现状深度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编制工作

  煤化工是指以煤为原料,经化学加工使煤转化为气体、液体和固体燃料以及化学品的过程。主要包括煤的气化、液化、干馏以及焦油加工和电石乙炔化工等。煤化学加工过程。煤中有机质的化学结构,是以芳香族为主的稠环为单元核心,由桥键互相连接,并带有各种官能团的大分子结构,通过热加工和催化加工,可以使煤转化为各种燃料和化工产品。

  煤化工产业链是指基于化工产品上下游(包括原料)为联系的产品链条,一般包括原料(主要是煤炭)和多种化工产品。

  1、煤化工产业链的内容

  煤化工按不同的工艺路线可以分为煤焦化、煤气化和煤液化。按不同的产品路线可以分为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醇醚、煤焦化一焦碳一电石、煤气化一合成氨等。目前在业内引起关注的煤化工,主要是指煤制油、煤制烯烃和煤制醇醚类的新型现代煤化工,像煤焦化、氯碱和合成氨制尿素等都属于传统煤化工。

  煤化工产业链的运行和发展主要依赖煤炭资源投入的物料平衡和梯级利用,通过上下游各环节的逐级加工和生产,形成煤化工的中间产品或最终产品,以满足市场需求。它需要煤炭开采企业和煤化工企业的协同运作,才能保证煤化工产业链的高效、稳定运行。

  煤化工产业链上的节点企业要以整条产业链的存在和发展为前提,寻找产业链上自己适合的位置。利用现有的核心技术或先进工艺成为产业链上的核心企业,努力争取占领煤化工产业链上价值分布较大的环节,也可以通过外部资源的内部化,把产业链上的重要环节或核心环节整合为企业自己价值链环节,提升煤化工企业在煤化工产业链上的相对地位。煤化工产业链的形成是围绕产品或服务为最终目的的,通过煤化工产业链上各环节的投入产出以及各节点企业的相互协同。在资源约束的前提下,发挥产业链的竞合和协同作用,通过扩大市场容量来提升整个煤化工产业链的存活力和竞争力。

  煤化工产业链本质上就是由具有一系列供需关系的节点企业在不同环节上共同创造价值、按照一定的分配规律共享价值的价值创造系统,其结构性特征包括:产业链的结构类别、各个环节上价值大小的分布、各个环节上企业数量的多少、各个环节上企业内部价值链结构,这些结构特征决定了煤化工产业链的存在功能。就是通过创造价值,从而再次分配价值。

  煤化工产业链是一种组织形式,它根据产业链上上下游企业问投入产出的特定关系,即上游企业的产出是下游企业的投入,而形成的具有技术经济关联的又相互依存的链式组织。

  2、煤化工产业链的驱动因素

  从煤化工产业链上下游关系来看,各节点企业占据产业链的位置不同,其获取成功的关键驱动因素也不相同,可以依据企业自身所处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和位置的核心驱动要素来实施和推行企业的发展战略。根据煤化工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营运模式和特征,把煤化工产业链的运行驱动因素分为资源驱动、创新驱动和品牌驱动三种。

  资源驱动。对于煤化工产业链上游的煤炭开采企业来说,企业运行的驱动因素主要体现在矿产资源的占有上,在这个“资源为王”的时代,只有拥有的资源,也就拥有了话语权和决策权,它直接制约和限制着煤化工产业链上中、下游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同时它也是煤化工产业链上价值分布最大的环节。因此,煤炭开采企业在煤化工产业链上的地位显得十分关键和重要。

  创新驱动。煤化工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优势来自于企业所提供煤化工产品以及深加工产品的质量、功能以及单位成本等方面。为了获取这些竞争优势,煤化工企业需要进行技术创新,采用先进的生产工艺和设备,提高产品的质量和生产效率:同时采取差异化经营的策略。用以满足下游消费群体的多样化需求:还要对管理理念和管理手段进行创新。用以提高煤化工企业整合资源和高效运作的能力,从而用质优价廉的产品扩大市场容量,提高市场占有率,凸显企业的竞争优势。

  品牌驱动。煤化工产品以及深加工的产品的分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消费群体对煤化工企业或是煤化工产业链的下游企业以及对其生产产品的认知程度。打造一个知名品牌能够使企业获得持久的竞争优势,因而针对煤化工产业链下游的产品出售企业而言,只有通过优化产品结构、提高技术含量和强化科学管理以及通过强大的分销渠道将自身的产品展示和提供给消费群体,并赢得消费群体的认可和信任,才能赢得企业的长久发展。

  根据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发布的2020年新疆煤化工行业现状深度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煤(甲醇)制烯烃产量为648万吨,2019年为1276.2万吨,同比2018年增长17.62%。

image.png

  2015年我国煤制气产量为16亿立方米,2019年为43.2亿立方米,同比2018年增长43.52%。

image.png

  2015年我国煤制乙二醇产量为102万吨,2019年为316.2万吨,同比2018年增长29.86%。

image.png

  2015年我国煤制油产量为132万吨,2019年为745.6万吨,同比2018年增长20.74%。

image.png

  新疆煤炭资源总量预测约为2.1942万亿吨,约占全国预测煤炭资源总量的40.6%,居全国第一位,是我国十分重要的能源接续区和战略性能源储备区.煤炭是新疆三大优势资源之一。新疆的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准噶尔(6235亿吨);吐鲁番—哈密(5350亿吨);伊犁(4772亿吨)这三大盆地。

  新疆煤炭资源总体禀赋条件好、煤层厚,煤种中长焰煤,不粘煤和弱粘煤占资源总量的90.91%,煤质多具备特低硫-低硫、低磷、高挥发分、高热值的特点,同时,煤的反应活性高,适合于煤气化和间接液化,也是优质的煤化工用煤。全疆预测量超过100亿吨的煤田有24个,约占预测总量的98%;预测量超过1000亿吨的煤田有准东煤田、沙尔湖煤田、伊宁煤田、吐鲁番煤田、大南湖-梧桐窝子煤田5个煤田,约占预测总量的60%。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北部和东部,其资源量约占预测总量的94.77%,新疆各含煤区煤田资源规模如下:

image.png

  新疆煤炭主要为低灰-特低灰、低硫-特低硫煤种。其原煤灰分通常小于12%;浮煤灰分为3%-9%,浮煤硫分0.38%-0.6%。在新疆所有煤田中,库拜煤田的煤层变质程度相对较高,达到焦煤、贫瘦煤甚至无烟煤。其余煤田仅局部有较高变质的煤层出现,如吐哈煤田的艾维尔沟矿区赋存有炼焦煤;准南煤田北部的阜康地区有气煤、气肥煤产出。

  新疆煤炭种类齐全,有气煤、焦煤、肥煤、瘦煤、褐煤、长焰煤、不粘煤、弱粘煤等。新疆主要以动力煤为主,主要分布于天山南北两侧,占预测总储量的81%,其余是炼焦煤,占19%。动力煤中以中低变质的长焰煤、不粘煤为主,分别占预测总储量的56%和22%,贫煤、无烟煤和褐煤资源较少。新疆炼焦煤主要分布在南疆阿克苏的库车、拜县以及乌鲁木齐以北阜康以南的艾维尔沟等地区。

  新疆煤田煤层埋藏较浅,适合建设大型矿井。新疆1000米以浅资源量占总预测资源量的58%。此外,新疆煤田还具有煤层厚度大、煤层多、单位面积产能高、地质构造简单、地下水少等特点,基本不受关键自然灾害约束(如煤与瓦斯突出、严重水害、冲击地压等),适合建设大型、特大型现代安全高效矿井,并且有低成本开采的基础条件。

  新疆煤炭资源丰富,各煤田资源又各有特点,具体如下:

image.png

  新疆煤炭资源分布集中,主要分布于北疆的准噶尔、吐哈(主要分布在哈密地区)、伊犁(含库拜)三大区域,其中准葛尔储量约7000亿吨,吐哈6600亿吨,伊犁煤田4700亿吨。根据最新疆煤开发思路:伊犁煤田由于水资源丰富、运距远以就地转化为主;南疆库拜煤田主要供南疆使用,少量焦煤出疆并由吐哈和准东矿区补充部分动力煤;准东煤田水资源相对丰富,以发展煤电等高载能产业为主,外运为辅,近、远期外运分别为1300万吨和5300万吨;吐哈煤田位于新疆最东部,水资源相对较少,煤炭具有储量大、品种多,易开采的特点,是自治区规划的煤炭外运主要基地。鄯善、大南胡、沙尔湖等矿区近远期外运量分别为6700万吨和1.2亿吨,三塘湖、淖毛湖等哈密北部矿区外运量分别为4500万吨和1亿吨。

image.png

  如今,神华、鲁能、新汶、潞安、紫金、国投、华能、首钢和万向等近百家国内知名大企业大集团都投身新疆煤炭资源勘探开发领域。煤炭资源勘探开发领域成为真正的“乌金”闪亮的宝地。

  近年来,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新疆煤炭资源的勘查开发工作取得显著成效。新疆依托大企业、大集团和自身资源优势,建成了一大批煤炭开发企业及准东、伊犁、吐哈、库拜、和丰—克拉玛依5大煤炭基地,并已开工建设45处煤田,各煤田勘探情况如下:

image.png

  2016年和2017年一些大型煤制气、煤制油和煤制烯烃项目即将投产,对煤炭消费增量“贡献”颇大。“十三五”期间,新疆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的原则是“坚持生态红线约束、坚持示范为先、坚持经济效益”。

  “十三五”期间,煤化工产业首先应该确定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基本定位,我国富煤缺油少气的现实,赋予发展煤制油气具备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作用,然而国内外油气市场的需求增速已明显减缓。市场是配置资源最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比如煤制油气产业的定位是作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性产业,应有序发展,而煤制化学品的定位是应以市场为导向稳步发展。

  对于现代煤化工“十三五”时期的发展,在中央政府方面,国家应出台相应产业政策,加强煤化工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科学布局现代煤化工,加强生态环境红线制约,提高现代煤化工能效门槛,提高该产业清洁生产水平,促进该产业科学有序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和环保部颁布一系列政策、法规和标准必须遵守和实施。

  新疆地方政府要坚决贯彻落实和切实执行国家相关产业政策及其煤控的相关规定,加强环境等相关领域的有效监督。加强既有煤化工企业的环保监管,抑制地方将煤化工作为解决煤炭行业出路和增加地方经济发展的冲动。贯彻谁审批、谁负责、谁追责。

  对于已经运行的现代煤化工项目来讲,在建设中要发挥科技创新的驱动作用,在节水、节能减排、减碳等领域加大科技创新力度。降低煤耗(气化原料用煤和动力燃煤)水平,提高水处理技术水平,争取做到生产用水全循环,废水近零排放。新建现代煤化工项目企业,应吸取相关经验教训,采用更加先进的技术装备及其管理使得在各种能耗和环保方面一定要远优于已建项目,满足更高的指标要求。

  1、提供地质保障

  安全是第一要素,煤炭资源开发必须有安全作为重要保障,因此必须有精细勘探技术与地质灾害探测作为后盾,这也是提高开发效益的必然要求,未来的煤炭资源开发,我们应该着力提升采空区、戈壁等等地质条件下的勘探精度,预测、预报地质灾害,杜绝安全隐患。

  2、提升大型矿井的建设水平

  从煤炭资源开发战略来看,重心正在西移,西部煤矿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从采区的实际来看,斜井多、井筒直径大、地层不稳定等等是大型矿井的特点,为此技术水平上要跟进,必须加快斜井冻结技术、特殊凿井技术的开发、研究的力度,为了矿区的建设水平提升,必须重点研究井筒施工、软岩钻进、粉尘控制、硬岩截割等等技术,还要研究并应用好钻爆法及岩巷全断面掘进设备。

  3、提高煤炭开采集约化水平

  从未来的发展来看,我们应该降低大型煤矿对国外设备的依赖程度。着力于自动控制、防爆柴油机、生产智能监控、新型蓄电池、软启动、保水开采、薄煤层开采等技术的研究,通过这些技术的研究切实提高开采的效率,同时将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4、提高煤与煤层气开采水平

  从我国煤层气赋存条件来看,形势十分复杂,有很大的开发难度,同时抽采效率不高,所以未来的煤炭技术,我国必须从煤层气富集规律、井壁稳定、煤储层保护、煤层气低压集输、分层连续压裂、煤与煤层气协调开发、煤层气高效抽采等方面强化研究,促进煤层气开发与煤炭开采有机结合,协调发展,促进煤层气的产业化进程又好又快的发展。

  5、提高灾害防治能力

  我国煤炭开采条件近几年在不断变化之中,开采的深度也随之逐渐加大,煤矿动力灾害频频出现。未来我国将针对灾害特征开展制灾机理、煤与瓦斯突出综合防治、灾害信息探测预警、隐蔽火源探测等技术的研究,建立、健全灾害防治体系,预防灾害的发生,同时提高灾害治理水平。

  6、提高应急救援能力

  未来我国需要加强灾变条件下搜救侦测方面的研究,对救生技术与装备加大研发力度,实现救援方案的快速生成和计算机辅助决策系统,进一步完善适合我国煤炭行业灾害事故情况的标准管理系统。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8-397-518
公司名称: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世纪大道168号理想国际大厦22层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浙ICP备13029824号-1

Copyright © 2002-2017 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8-397-518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世纪大道168号理想国际大厦22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