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单位完成《火力发电市场现状深度调研与发展前景分析报告》​编制工作

  电力工业经济地位

  电能是一种十分重要的二次能源,它是由蕴藏于自然界中的煤、石油、水力、天然气、核燃料等一次能源转换而来,同时,电能也可以转换为机械能、光能、热能等其他形式的能量供人们使用。电能的生产和使用具有其他能源不可比拟的有点,它转换容易、可以远距离输送,能灵活、方便地进行控制,生产成本低,对环境污染低等,因此,电能已成为工业、农业、交通运输、国防科技及人民生活等各方面不可缺少的能源。

  电力工业的发展水平是一个国家经济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电力工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国民经济重要的基础工业,也是国民经济发展战略中的重点和先行产业。电力工业必须优先于其他工业部门的发展而发展,其建设和发展的速度必须高于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只有这样,国民经济各部门才能够快速而稳定地发展,这是社会的进步、综合国力的增强和人民物质文化生活现代化的需要。“科技要发展,电力要先行”,可以看出电能在国民经济和人民日常生活中的作用。

  电力工业发展成就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电力工业走出了一条从“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供不应求”到“供应充足”的发展之路,经历了国家独家经营、集资办电、政企分开、电力市场化改革和新一轮电力市场化改革5个发展阶段。通过改革开放,中国电力工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实现了电力供给规模世界第一、电网运行安全可靠、电源结构清洁发展、电力科技飞跃发展、国际合作稳步推进等成就,有力地保障了中国经济40年高速增长。新时代对中国电力工业提出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为此要深化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清洁电力发展、科学化解煤电产业过剩风险、改善电力工业经营环境、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推动电力工业高质量发展。

  电力行业规模壮大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电力行业的发展迅速,电力行业的规模不断壮大。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网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快速增长,全国规模以上电力供应企业资产总额5.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4.9%。同时,火电利润大幅下降。

  2017年,受宏观经济稳中向好、工业生产形势改善、电能替代加快推进等因素带动电力消费较快增长影响,中国电网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快速增长。

  与此同时,火电企业利润大幅下降。受电煤价格大幅上涨、市场化交易量增价降等因素影响,全国规模以上火电企业仅实现利润207亿元,比上年下降83.3%,直接拉动发电企业利润同比下降32.4%。

  截至2017年年底,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利润总额310亿元,比上年下降64.4%;其中,火电业务亏损132亿元,继2008年后再次出现火电业务整体亏损。

  2018年将持续推进中国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解决电力安全稳定运行、清洁能源消纳、煤电企业经营困难及保障清洁发展能力弱、核电发展停滞等问题,继续加快推进电力改革,扩大电力市场化电量比重,努力实现电力行业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

   电力行业转型升级

  当前,中国的用电消费已经进入了中速增长新阶段。妥善化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的遗留问题,推动电力发展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是当前电力产业面临的重大课题。早在2014年,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电力产业发展,首次提出了能源发展的“四个革命、一个合作”,即: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了绿色发展主基调,加快了我国电力产业向现代能源体系转型升级的进程。

  电力企业走出去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电力企业掀起了一波海外新能源投资浪潮。如何拓展国际市场,如何赢得竞争,以及如何更好地“走出去”,值得每一家电力企业思考。

  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已有超过6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响应,其中就有大量的电力行业需求,“一带一路”撬动了电力行业的投资需求。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预计,在2014-2020年期间,“一带一路”沿线的非OECD的国家年均电力投资总额均为2460.9亿欧元,是同一时期我国电力投资总额的127.8%。同时,中国电力企业海外业务越来越多,掀起了一波海外投资的浪潮。

  中国企业投资基本集中在亚洲非发达国家,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提出,东南亚、南亚和西亚已占整个中国海外电力投资的40%,而这些国家也正是“一带一路”的主力军。

  非发达国家未来的发展空间大是其一大优势,从市场来看,亚洲欠发达地区将位列全球新增装机首位。随着欠发达经济体产业结构逐渐升级,将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动力,其对电力的需求也将保持高速增长,经济的快速发展必将带动基础设施,尤其是电力行业的发展。

  此外,这些地方的经济发展相对于中国较落后,所以中国过去几年已成熟的产品服务套装在这些地区会有非常好的接受和应用,很多东西在这些地方还存有销路。

  但是,这种布局的劣势也十分明显。大家都看到了非发达国家的市场潜力,所以出现中国企业“扎堆”,内斗严重,自身的利润率出现下滑的情况。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南亚、东南亚地区火电EPC竞争近乎“白热化”,未形成良好的竞争地位。

  中国电力企业重点布局的这些国家,像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也都存在超额规划,提前建造的问题。同时,像印度、印尼这些国家,各区域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各省投资环境差异极大,地方政府执行偏差很大,使得很多项目无法按照国家整体政策开展。法制发展不到位,电力企业在投资过程中会存有很大风险。

  针对这样的情况,中国电力企业首先应当结合自身国际化业务需求,再合理进行区域布局规划,关注其他市场需求高、投资环境好的地区,避免造成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最后导致“扎堆内耗”的不利情况。

  在中国“一带一路”政策推进电力基础设施投资的背景下,中国电力企业不仅需要认真系统地评估东道国市场的投资环境,避免陷入欠发达国家和部分市场超额规划、传统产能过剩的困境,还需要洞悉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当地政府和能源服务市场的最新趋势。

  根据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发布的《火力发电市场现状深度调研与发展前景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火力发电业营业收入为14147.46亿元,2017年为14989.1亿元,同比2016年增长了13.65%。

1.png


  火电市场竞争结构

  近年来,国内电力需求增速再创新低,火电装机逆势增长创近年新高,行业产能明显过剩,同时也严重挤占了风电、光伏发电项目的发电空间,导致弃风弃光形势进一步恶化。

  从发电量占比、机组出力、负荷调节及电价经济性等方面综合评价,火电仍占据我国电力系统的基础性地位,但在全社会电力需求增长乏力的背景下,2015年装机逆势增长导致设备利用小时创新低,火电供应过剩状况进一步明朗化。2017年末全国发电装机容量177703万千瓦,比上年末增长7.6%。其中,火电装机容量110604万千瓦,增长4.3%;水电装机容量34119万千瓦,增长2.7%;核电装机容量3582万千瓦,增长6.5%;并网风电装机容量16367万千瓦,增长10.5%;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13025万千瓦,增长68.7%。

 火电市场转型升级

  国家对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决心已经明了,火电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面临大面积破产清算的局面,尤其是一些环保不达标的小电厂,将面临来自非政府行政强制压力的自动关停,原因归结于在环保要求下,小电厂的经济效益难以有足够的市场竞争力,也因此将可能面临僵尸企业处理、职工安置等问题。

  环保标准的提高是随着科技与经济的发展,人们对于生活质量要求的提高而提高的。环保部2011年颁布《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随后脱硫、脱硝、第三方治理等崛起,但是火电的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及效率不高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尤其是小型火电厂,在环保效益要求下很难有比较明显的经济效益。

  我国的火电建设和环保标准密切结合,一定程度上讲,火电环保标准的高低以及执行的力度决定了火电的命运。在全国上下大谈去过剩产能的环境下,如何合理符合市场规律地达到这一目的,也成为了争论的核心。

  2014年煤炭价格呈现触底态势,随之而来的就是关于火电排放的标准是不是要进一步提高的讨论。很显然,这一讨论在能源供给不足的年代里是很难想象的。纵观我国对于调整火电份额的历史过程,必要的政府行政干预起到了主导作用,而从市场竞争的框架下分析,所谓的市场竞争就是火电在政府制定规则下进行限制性的竞争,这里面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环保标准,也可以理解火电的环保标准就是火电份额的关键的杠杆之一。其意义就在于进一步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和企业间兼并重组的步伐,一些小而弱的火电厂将被淘汰出局。

  火电厂为了求得生存,必然要在政府制定的环保标准下进行电厂的升级改造,但是动辄几千万元的投资往往换来的只是微弱的经济效益,即便政府有各种补贴,也使得火电厂开始思索入不敷出的日子怎样度过。若排放标准再度提高,又可能面临增加新的投资来满足严苛的标准,或者选择就地关停。火电厂从建设之日起,它的命运就和环保标准息息相关,基本上都是高投入的环保建设换取政府的入网通行证加微弱的经济利润,在全国能源供给紧张的情况下,火电还可以通过增加或维持较高的发电小时数来换取整体的较高利润。但是,2015年上半年火电厂的发电小时数就已经让人不再乐观了。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测算,未来中国电力需求增长速度最高值将会是4%以上,不到5%。而我国的火电市场份额最高的时候占据能源供给的70%以上,随后随着光伏、风力发电等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政府在能源战略上的调整,使得火电市场份额开始呈现下降的趋势。

  火电领域的一些老机组,尤其是服役年限超30年、单机容量少于60万千瓦的电厂,在华北地区存在不少数量,在过去重工业大规模发展过程中起到了很好的支撑作用。随着环保标准的提高以及高耗能行业在中国经济发展现状中的地位的下降,再加上区域经济的发展不平衡,能源需求已经从华北转移到了东部沿海城市等,这部分火电厂的命运堪忧。如果严格执行环保标准,这部分机组就踩到了环保标准的红线,就可能面临关停。否则,这部分火电厂就需要不计成本地进行环保改造,而在成本增加与追求经济效益之间的博弈就成为了是否能够存活的关键。

  国家能源战略的调整已经明确表明,抑制火电的发展,尤其是小火电的建设,鼓励对于新能源的开发利用与技术创新等。当前,一些企业并没有很好地意识到这一点,一味地强上马、赶工期、抢空档期地建设火电,力图在政府明确的政策执行前增加产值,其原因还在于企业管理者没有很好地转变经营思路,思维僵化,仍然停留在过去能源供给短缺的情况下政府投资驱动的层面上,而今天的能源市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局部上由于地方能源供给网络的利益关系导致能源短缺,尤其是电力短缺,并不能够否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能源供给的整体过剩。国家大力推进可再生新能源的过程中,火电份额整体下降是种必然的趋势。

  而留给火电厂的选择并不多。一种选择就是增加环保投资力度,力争火电厂的污染零排放等,这种选择考虑到成本与经济效益因素显然对于小火电已经不再适应;一种选择就是以进行选择性的关停、换取发电小时数等方式来达到一种经济效益的最优。在处理火电厂关停过程中,部分员工的安置问题很可能被重新提上日程,犹如煤炭企业一样,这部分因素对于企业本身的制约是很大的,甚至是由于我国火电厂单位的性质(多数是国有或国有控股),将可能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应该早做打算,早谋出路。

  总之,火电厂环保标准一方面推进了火电厂的技术进步、环境效益的提高,另一方面也制约着火电厂的发展,同时也起到了市场竞争的调节作用,如果能够很好地发挥环保标准的调节作用,针对火电厂的去过剩产能将是十分有利的。而对于从事火电或相关的企业而言,在火电厂真正的倒闭潮到来之前,早做打算,早做安排,也是十分必要的。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8-397-518
公司名称: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南大街263号八方杰座大厦2幢407-409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7 杭州先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8-397-518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南大街263号八方杰座大厦2幢407-409